新聞熱線:0833-2445385 廣告熱線:0833-2442059 QQ:360552222
麥田的盡頭是村莊
2021-06-25 來源:三江都市報

黃廷付

  “爸,麥田的盡頭是什么呢?”我望著一眼望不到邊的麥田,問父親。

  “是村莊??!”父親笑著回答我。

  “不對,我分明看到麥田的盡頭還是麥子??!要不為什么我怎么走都走不出那片麥田呢?”

  年幼的我在午后的大太陽底下,手里拎著鐮刀,弓著腰,在麥田里吃力地割著麥子。剛割了一會兒,我的腰就痛得不行了,我不時地抬起頭,盯著那一眼望不到邊的麥田,“唉!啥時候能割到頭???”

  “孩子,不要著急,你看別人家也都在割麥子,等到別人家割完的時候,咱家也就割完了?!币慌哉龔澭煌8铥溩拥母赣H,笑著對我說。

  我沒有再說話,當時只感覺自己實在是太累了,稚嫩的小臉被曬得通紅,身上更是被麥芒扎得生疼生疼的。其實我并沒有太聽懂父親的話,但我在心里還是期盼著別人家能快點割完麥子,那樣我就能到大樹底下歇會兒,乘乘涼了。

  那時候,我們家的勞動力還很少,只有父親和母親兩個人,我才七八歲,也幫不了什么忙,而弟弟妹妹都還太小,母親通常要先照料好他們,再把家里的牲口都喂好后,才能去地里和父親一起干活。而別人家都是好幾個人一起割麥子。在這里不得不說,我父親是一個特別能干的人,在我的記憶里,他幾乎很少睡覺,白天在曬場里忙活,晚上一個人在地里割麥子,困了,累了,就躺在麥秸上睡一會兒。早晨,等我去地里給父親送飯的時候,看到地里的麥子又被父親割掉了不少,心里不禁一陣欣喜,因為我看到麥子被割掉之后,麥田的盡頭果然不再是麥子了,是一片被樹木包裹的村莊。

  等我又長大了幾歲,第一次走出村莊去鎮上讀初中的時候,我穿過麥田,才發現父親說得好像又不對了,你看,麥田的盡頭是村莊,而村莊過去還是麥田??!后來,我大學畢業去了城市里,才發現麥田的盡頭原來是城市。我在城里一生活就是好多年,每天目之所及的皆是鋼筋混凝土的高層建筑,它們直沖云霄,遮住了我的視線,我再也看不到麥田和村莊了。不禁心生困惑,感覺自己就像那籠中鳥,總想著有一天能逃離那個籠子,重新飛回麥田和村莊。這時候我才徹底理解了父親說的那句話,麥田的盡頭真的是村莊,而且是我的村莊。

  我曾在無數個夜晚,夢到我熟悉的村莊和麥田。我甚至夢到小時候拿著鐮刀和父親一起割麥子的情景,夢到自己和父親一起說笑、嬉戲,醒來的時候,淚水總是打濕枕巾。然而那些難忘的日子不會再回來了,因為歲月把我慈愛的父親帶走了。從此,我的目光穿過那片麥田首先看到的再也不是我的村莊,而是麥田里那個比麥子高出一節的土丘,那就是我的父親。他可能太累了,做了麥田里的守望者。

(責任編輯:堯禹)

樂山發布 懂你,懂世界
打開
18女下面流水不遮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