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熱線:0833-2445385 廣告熱線:0833-2442059 QQ:360552222
軌跡,或者舊時光 (組詩)
2021-06-25 來源:三江都市報

梁先瓊

  【作者簡介】

  梁先瓊,筆名聽風,上世紀八十年代初生于峨邊,現居沙灣。2017年開始習詩,作品散見《星星》《詩歌月刊》《四川詩歌》等,有作品入選《四川詩歌年鑒》。

  【創作感悟】

  我堅信詩歌可以養人,無論讀詩還是寫詩,文字都能帶給我一種痛快體驗,詩歌屬于情緒寫作,但在句子中這種情緒可以得到冷靜處理。詩歌除了能照鑒人心,也能讓我們在庸碌的日常中對周圍事物及環境產生新的思考,通過對這種思考的不斷挖掘與釋放來達到精神的和諧。

  一粒麥子的行動軌跡

  姑母早逝,姑父晚年在老街租了間極為簡陋的單間獨住直到逝世?!}記

  之一

  你來時,春風正盛

  田里的麥苗正在抽穗

  你單薄而卑微,青草蓋住額頭

  風起的時候縮緊身子

  但不會彎腰

  今天,一切仍井然有序

  只是人略比往常多些

  這是你一生中最熱鬧的時刻——

  多年未見的,想見不想見的

  都來了

  說要陪你走完這最后一程

  之二

  一粒麥子,翻過無數次陡坎

  卻沒能走出巴掌大的自留地

  對熟透的麥子來說

  土地和秋天并無秘密可言

  多年前你就知道會有這一天

  來揭穿他們的把戲

  過程終究被省略

  人生不過是

  起點到終點,再從終點回到起點

  之三

  從來不說熱愛生活

  也不曾抱怨苦難

  “生活”不過是

  鐵皮垃圾桶里翻出的一張張紙片

  兌換成毛幣

  把胸口捂熱

  之四

  老街的舊茶坊,老位置

  一個滿身茶垢的瓷杯

  三十年時光泡在里面

  沒有浮出過水面

  今天,老板會怎樣處置這只

  已不會開口的杯子?

 ?。ㄒ粋€洗了多年仍舊黯淡無光的杯子)

  接下來坐在這里的人

  會不會也用一杯老茶

  浸泡余下的光陰

  之五

  你漫不經心地給我講每天的日常

  六點半起床

  不足一公里的路,走一個半小時

  一兩餛飩、一杯老茶

  十二點,沿路清理垃圾桶回家

  三點做午飯(或者叫晚飯)

  然后睡覺

  那些加長版的夜

  并不一定有完整的夢

  大抵每個輾轉的夜

  都在跟上天握手、敘舊

  你們暢談、對酌,相視而笑

  最后攜手而去

  之六

  麥子歸倉的季節

  陽光把土地切開一個小口

  經過一百年生長期

  終于卸去背上的芒

  那些針鋒相對的日子

  騰出的空間和距離

  既安全也危險

  大地慈悲,世間所有舊疾

  都能在這里自愈

  時間彌補了一切,從遠處看

  生命幾近飽滿

  它在地心開出小朵睡蓮

  穿過那扇小拱門吧

  那里

  或許有愛過你的人間

  老房子

  母親顫巍巍地開鎖

  潮濕的氣息和久遠的場景撲面而來

  燈泡擦亮眼睛確認彼此身份

  四周安靜,聽得見落葉聲響

  母親費力地拉過椅子

  輕輕拂去塵跡。并不明朗的光

  間斷穿過她的身體和木頭縫隙

  椅子上坐著看天氣預報的人

  多年前丟下手里的農活

  起身遷往地里

  一住就再也沒回來

  開往西寧的列車上

  拉薩送我們離開后

  天空開始放晴

  海拔持續升高,火車開始供氧

  云朵和山川大面積后退

  迎面撲來的曠野

  迅速成為一晃而過的舊物

  昨天還留在拉薩沒有跟來

  綿密的雨洗著圣城和不斷趕來的圣徒

  隨手從手機取出一截畫面

  色拉寺的辨經聲泛著潮氣

  一陣喧嘩突然闖入

  窗外已下起了雪

  尋幽太平鎮

  雕梁,花窗,小木樓

  還留著少許

  孫家、許家、余家和王家的朱砂

  稀疏的光影穿過民國

  地板踏出一百多年的回響

  王家夫人和小姐端坐窗前飛針走線

  縫著黃昏

  一枝銀杏倚在樓頭

  看太陽慢慢落下五高山

  寬窄不一的石板路

  起伏著背夫的喘息和小販的吆喝

  黑煤與白鹽一起踏上茶馬古道

  小媳婦浣衣歸來升起第一縷晚炊

  挑水的漢子閃身入院墻

  月亮照進臺子壩,閘子口一關

  將每個背影,都鎖進舊時光

(責任編輯:堯禹)

樂山發布 懂你,懂世界
打開
18女下面流水不遮视频